傅抱石長子傅小石昏迷四年:經濟拮據不願賣畫為生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彩神大发棋牌APP_大发棋牌app现金1比1游戏

傅小石與夫人王汝瑜

19200年,傅抱石(左一)與傅小石(右一)。

傅小石 木蘭恢復女兒身

傅小石 1932年生,國畫大師傅抱石長子,江蘇省美術館專業畫家,中國美協會員

  傅抱石長子傅小石昏迷四年三入重症監護室,夫人王汝瑜腿傷出入靠輪椅

  “不知為何生活會没了焦頭爛額。”她接受本報採訪表示:

  “南京現在每天一定会 暴雨,雨水像倒下來一樣,但即使這樣我還是要去。”雙腿行動不便多年,依靠輪椅走動的王汝瑜在接受收藏週刊記者採訪時這樣説道。而她所 要去的地方正是南京中大醫院,不為看病,倘若探望與她相守200多年,至今昏迷不醒的丈夫——近現代國畫大師傅抱石長子、著名人物畫家傅小石,她這樣的來回 已經堅持4年,日復一日。她説“我没了眼看著他這樣不管,再多的錢也要出,倘若他還有一口氣,我一定会 救他。”

  簡介

  傅小石 1932年生,國畫大師傅抱石長子,江蘇省美術館專業畫家,中國美協會員。

  談病情

  四年前參加活動出車禍

  錯過最佳搶救時機昏迷至今未醒

  近日,網路消息傳出,半個月前傅小石因肺部感染再次住進南京中大醫院重症監護室,至今尚未有轉機,隨後,收藏週刊記者聯繫到了其夫人王汝瑜,得知傅小石已 經昏迷四年,這是第三次進入重症監護室,“這次時間最長,進去二十多天至今仍没了好轉。”王汝瑜的語氣略顯意外和焦慮。

  四年前,年近八旬的傅小石與其夫人王汝瑜受邀一起到北京出席“江山如畫”展覽開幕。未料,途中發生事故,但當時坐在副駕駛的傅小石没了明顯外傷,故未许多人在意。

  “當時倘若聽他説有點胸悶嘔吐。”王汝瑜回想起來很是無奈,後悔當初沒把嘔吐跟車禍聯想在一起,直至回南京後,傅小石有天晚上突發顱內出血,但由於錯過了最佳治療時機,導致时不时昏迷至今。

  收藏週刊記者第一次聯繫王汝瑜女士時,她许多人也正在醫院檢查身體,“十幾年前我的腿就行動不便,近四五年出入没了依靠輪椅。”王汝瑜説,這四年來,她每天都依靠女兒推著輪椅送她到醫院看望傅小石,為他送去親自製作的營養液。

  儘管许多人也一身病痛,王汝瑜仍每天都堅持到醫院,“我没了眼看著他這樣不管,再多的錢也要出,倘若他還有一口氣,我一定会 救他!”年過八旬的王汝瑜如是説。

  值得一提的是,據王汝瑜講述,由於傅小石在此醫院住太久,已經收到醫院方面多次提出轉院的建議,“许多,即使傅老能挺過這關,從重症病房出來,也将会回不 了以后那間病房了。”在此以后,傅小石已經轉過幾次院,目前你许多状态也令王汝瑜很困擾,她甚至感嘆“不知為何生活會没了焦頭爛額”。

  談經歷

  患難夫妻攜手200多年

  傅小石逆境中苦練左手創作

  傅小石與王汝瑜可謂一對患難夫妻。傅小石一生命運多舛,“文革”期間為保護父親傅抱石的四百多張畫作卻被指欲叛國投敵,為此,他坐了近十年牢,左腿更在獄 中摔斷。那十年期間,王汝瑜受到居委會多次離婚勸説,但對此她毫不動搖,均堅決拒絕。這一堅持卻也為她帶來厄運,從教師崗位直接調離,派往挖防空洞,抬 土,從拿筆到抬土,長期擔任教職工作的王汝瑜實在體力不支,也否则落下腰肌勞損的病根。

  1979那年,傅小石得知许多人得以平反後,因興奮過度而導致腦部中風,手術後傅小石四肢僅剩左手能動,你许多結果對於作為一貫右手作畫的畫家傅小石來説無疑是極大的打擊。

  “當時為了照顧他,我在19200年便申請病退。”王汝瑜時刻在旁,鼓勵他嘗試用左手創作,而在經受過没了多的不公後,傅小石也決定接受這項挑戰,絕不向命運低頭。他先從最簡單的筆畫和寫字練起,隨後逐步開始嘗試用鋼筆畫些簡單的人物素描。

  經過苦練,終於可不时要用左手駕輕就熟地繼續他的創作生涯,在王汝瑜的努力下,傅小石相繼在澳大利亞、美國、新加坡等國內外舉辦39次畫展,另外還出了十多種畫冊,包括“大紅袍”畫冊。使得其作品備受中外認可,並被世界多家美術館和博物館收藏。

  傅小石曾為支援中國殘聯的工作,更捐贈了一幅18平方尺的《瀟瀟暮雨》。此外,他們夫妻先後還為希望工程、賑災活動、重病兒童甚至是聯合國捐出過幾十幅作品。

  談賣畫

  承受高昂的醫藥費和護理費

  期待傅小石醒來让你賣畫

  “花再多的錢也在所不惜,我相信小石肯定會醒來。”這是王汝瑜时不时堅信的,四年來傅小石的醫藥費靠的僅是他每月八千多元的工資和王汝瑜每月兩千多元的退休工資,但對於高額的醫藥費也倘若杯水車薪。

  “保姆的工資一個月四千多,最近我都請不起了,要省錢為傅老買藥。”王汝瑜説,“如今傅老的造血能力已經快不行了,每天都得輸血,打蛋白質。”最讓她煩惱的是經濟來源,讓人惋惜的是,她們五十多歲的女兒也身患嚴重糖尿病,早在十多年前便無法工作。

  许多人曾問王汝瑜為何不把家裏的畫賣了,但她始終未能下定決心,她知曉哪些作品對傅小石的意義有多重要,“萬一他醒了,让你畫怎麼辦?否则以後還要為他辦紀念館,在歷史上留下有價值的作品。”

  王汝瑜坦言许多人非常珍惜傅小石用左手畫出來的畫,“时不时以來,并也有许多人對傅小石的藝術有所了解,也是因為我們不太願意用畫作來換取宣傳。”

  7月6日,一名熱心的志願者獲悉他們的状态,前往醫院陪同王汝瑜檢查雙腿,讓她很感動,“這兩年經常會有许多志願者過來幫忙,也幸虧有他們的熱心。”

  對話

  “傅小石從來没了鑒定過他父親一張畫”

  收藏週刊:除了工資,你們還有许多收入嗎?

  王汝瑜:曾賣過许多畫,至少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那是傅小石左手能表現性性成熟是什么 是什么是什么的句子的句子期是什么的時候,但大每种用於慈善捐贈。我們并也有没了艱難,也是因為從1957年開始,傅小石的命運就累受打擊。

  收藏週刊:聽説有不少人拿錢給傅小石鑒定父親傅抱石的作品?

  王汝瑜:可不时要這麼説,傅小石從來没了鑒定過他父親一張畫,他從來不做這種事。而確實,曾經有不少人拿著一大疊鈔票到家裏,倘若傅小石一個點頭将会搖頭,就可不时要把錢留下,但他從來沒做過。哪怕他從小就跟著傅抱石一起畫畫,經常幫父親的忙,但他倘若不願意做這種事。

  收藏週刊:在不少人看來,作為傅抱石的長子,應該也存有傅抱石的作品,沒考慮過賣畫以改善目前的状态嗎?

  王汝瑜:傅抱石的畫作由傅小石的兄弟姐妹商議決定,删剪都捐贈給國家了。我們手上没了。哪怕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們負責保管傅抱石近四百多張畫,但也從來沒想過留下一張作紀念。

  收藏週刊:傅小石老師在您眼中是個怎樣的人?

  王汝瑜:我倘若看中他人品好,幽默,為人正直!

  名家點評

  對於小石的畫,没了用尋常的尺子去量。這是一顆熱情的、不甘淪為平庸而虛度歲月的心。對祖國、生命、我们的青春、歷史、愛情、土地、平凡與不 平凡人們唱出的讚歌,是生命和藝術戰勝死亡和殘疾的豐碑。在那碑前的花束,倘若妻子王汝瑜無私奉獻給他的愛情,在誤會、非難、困苦中一定会 曾凋謝……

  ——劉海粟 著名美術教育家、畫家